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 散文 > 经典散文

年末的阳光

作者:  | 来源: | 阅读:

  生活总是这样,一些东西渐行渐远,一些东西渐行渐近。可是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山间仍响着从远古以来就有的溪声。蓦然回首,我居然看到了一匹白马在“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”的草地上低头吃草。

  少年的时光多么美好啊!明眸如泉,笑靥饱满得好像花朵一样。一转眼,自己已经老了。光阴滤去了浮躁之气。剩下的只有淡然一笑。素面布衣,连矫情都没有了。“君子死知己,提剑出燕京”,那是荆轲的壮举;“一舞剑气动四方,天地为之低昂头”,那是杜甫无力的豪迈;“丈夫五十功未立,提刀独立顾八方”,那是陆游怀才不遇的悲叹;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”,那是李白虚张声势的浪漫。而我的光阴,向来都是平淡枯瘦的。光阴一瘦,就掺杂了几分疼痛和辛酸。鲜衣怒马,自然是锦缎一样的张扬华丽。枯瘦的阳光呢,像一匹粗布,却题了“禅茶一味”的字,供我慢慢琢磨。

  年末的阳光落在阳台上,暖洋洋的,看一眼都很温暖。我斜倚在沙发里,翻开书页,此时,所有的世俗都褪色了,剩下纯粹的清爽,纯粹的清静。素衣清茶,是一种享受。茶不是用来解渴的,而是用来清心的。清心是很玄妙的事,无法用语言表达清楚。清心之人,必是在家之人。心安才可以清,有家才有茶。茶是“人闲桂花落”之类的东西。茶里有道,道是要用心去体悟的,养心才可悟道。喝茶是通向道的一条小径。我不要浓烈的香味和嘈杂的人群,也不要伤感和兴奋。一杯清茶,正适合于我。

  老了也好。删繁就简,就只剩下淡然的心,只剩下一叠黄卷,陪着一粒粒文字度光阴。年少的时候,也曾在灯下翻读过诗书,可那时何曾仔细认真地读过呢?心里总想着一个人,想着很多不相干的事情。那时候的闲,不是真正的闲,心里还挺忙的呢。现在的闲,是悠然的闲,是纯粹的闲。

  我坐在柔软的沙发上,把书捧起来读。我从诗经的第一缕草色开始读起,一直读到幽谷深处和时光远去,一直读到越来越蓝的无边苍穹。感觉到流逝的时光此刻全部返回,并迅速返青。于是,凋零的诗复活了。我极目远望,看到满眼都是诗,都是青色的思念。

  世界最安逸的岁月,莫过于把酒话桑麻。人像草木这样朴素的慢悠悠地生活着,该有多好啊!草木守护着苍茫大地,保存着红尘禅意。而我们,只要保管好我们的心灵就可以了。“日暖桑麻光似泼,风来蒿艾气如曛”。这样的草木世界,想一想都是满心清香啊!我们一辈子总是在修炼自己,使得光阴更加禅意。而草木,早已参禅得道了,才投胎转世到红尘的。一花一叶都是菩提清静心。坐看溪云忘岁月,笑扶鸠杖话桑麻。四季交换,生命更替。人生的际遇也是如此,没有一成不变的枯败。最枯黄的时候,却潜伏着最美的新绿。

  年末的阳光,最容易引起人的怀旧情绪。我在重读《平凡的世界》,书里面的情节勾起了我对四十多年前的生活的回忆,我觉得甜蜜而又感伤。过去的生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但是,过去的经历却是历久弥新。别林斯基在评价托尔斯泰时説,《安娜卡列尼娜》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托尔斯泰。别林斯基说出了什么是人的内心。那地方不是用来安放隐私和恩怨的地方,那是世界最宽广的地方,内心的宽广让托尔斯泰写出了这么多不同命运的人。想起了别林斯基的话,我觉得路遥也是个内心宽广的人。

  未来的事情不用去早早盘算。百草发芽,秋风红叶,都是一朝一夕相期而遇的。不要错过,也不要费心寻找。人生总是难以如意的。好的坏的,都会一期一会。如其白费心机,不如读书喝茶。心里修篱种菊,像个汉朝的女子,在陌上一边采桑,一边看花开似锦。至于忧愁,也是时时会有的。实在无法排遣了,就喝醉自己算了,“与尔同销万古愁。”

  太阳从西边渐渐落下去了,在遥远的地平线上,只留有一抹残红,这是年末的最后一线阳光,却是暖意融融的。